?

      <video id="vpfvp"><strike id="vpfvp"></strike></video>

        玉兰花

        毕亮发表于2014年07月20日22:40:53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玉兰花 毕亮 散文美文

        那天在中国现代文学馆听完迟子建的讲座出来,被同学叫出去喝酒,快走到大门,隐约闻到一阵香,回头往草坪那边看,哦——三两株玉兰开了。

        几乎天天都要从玉兰树下经过,怎么就没发现花已经在开呢。到底我不是一个热心生活的人。回来时已经是满身酒气,摇摇晃晃地醉了。肯定有些人醉的是花,我醉的是酒。

        同在一个大院内,稍微朝阴面的鲁院里的玉兰,一点开花的迹象都没有,而向阳的文学馆前开得小有规模了。

        再后来,天渐渐暖和起来,有些树说绿就绿了,有些花想它开还未开。而时间在一天天地少去。希望是花在败完后我们再散去,这当然是愿望。如今,我们就要走了,花也还在接着开,这样也好。

        无论从哪个门进鲁院,都要从一排或者数排、数棵玉兰树下经过,我们幸运,得以从玉兰花下过,后面来的两期就没有这么好了。所以,很多人都说,我们选择在最好的时候走,也是一种圆满。

        还真是如此。

        这些玉兰大概今后也会被许多人说起。如果有回忆录,说不定也还能占据几行文字,有人为它赋诗,自然就有人为它作文。有人会忘记,就会有人铭记,还会有人在总结时提上几笔,比如:玉兰花即将凋谢时,我们选择离开。玉兰花的凋谢,是遵从大自然的规律,为了明年再次绽放。我们的离开,也是遵从文学的规律,为了再次出发,为了重新聚首。

        和那只有文化的猫以及晨光或黄昏时的群鸟,都是在恰当的时候出现。但我们在花开得正盛时,突然有了一个去古城长安的机会。一去就是五六天。

        当我们走在三秦大地,经过碑林、兵马俑、黄帝陵时,会有多少人想到玉兰的开与谢;在陕北经过大片苹果花时,会有人想起过院子里的玉兰在我们回去时还会有吗?

        还真是个问题。与人生无关。

        但还是牵动了一些人的心。当坐了一夜的火车,又经过两小时的客车,回到院子里,一进门就有许多声的惊呼——玉兰花还在开。

        是的,那以后又过去了十天,玉兰花还照旧在看。之前谢去花的枝上都长满了嫩绿的叶子。另一茬玉兰开得正欢。请恕我的无知,还真是不能一一叫出各自的品种或者学名。

        光顾着看表面去了。

        又一个酒后归来,玉兰在灯下微摇。微醺的状态往往反而更清醒。坐在离朱自清先生雕像最近的椅子上,想睡去而不得,就想玉兰花吧。

        它们将在我们走后的若干天里渐渐落去。这关乎一种情致和情绪。

        ?
        hcsmnet
       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