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      <video id="vpfvp"><strike id="vpfvp"></strike></video>

        水仙之思

        张居祥发表于2014年07月25日22:36:00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水仙花 张居祥 散文美文 思考

        帕斯卡尔关于人的思考,可谓穷究天人之际,直接抵达生命的本质。人之高贵全在于能思想,否则,人与苇草何异?亚当夏娃偷食智慧果,被逐出伊甸园,可谁能知道,人类竟然用思想在人间重建了一个精神的乐园,比起上帝之国中那个让人窒息的伊甸园强上何止百十千倍。

        从此,谁还敢说:人类一思想,上帝便发笑。就算是笑,大概也只能是苦笑而已。因为,此时,人类的上帝只能是他自己,人类因能思想而具备了日月星辰的光芒!这道天光,照亮自己的同时,也照亮周遭世界。

        思想是大自然中最完美的花朵,这朵精神之花相对于世俗世界的物质层面而存在。人生在世,若无精神涵养,只能在宇宙洪荒中茹毛饮血,与禽兽为伍。诚然,人不可能离开物质而存在,但人要维护自己的高贵,就必需从物质的泥淖中挣脱出来,在万丈红尘中保持洁净之身,才不负亚当夏娃离开伊甸园时毅然决然的身影。

        圣人不凝滞于物,其实,这里的物并不特指具形之物,对世间任何一种东西的偏爱,都有可能让精神之花枯萎凋零。最爱读《世说新语》中支道林放鹤的故事:

        “支公好鹤。住剡东峁山。有人遗其双鹤,少时翅长欲飞。支意惜之,乃铩其翮。鹤轩翥不复能飞,乃反顾翅垂头,视之如有懊丧意。林曰:“既有凌霄之姿,何肯为人作耳目近玩!”养令翮成,置使飞去。”

        好鹤,在许多人眼里纯属精神之爱,与世俗无关,与物质无关。苏东坡笔下的云龙山人修亭放鹤,林和靖梅妻鹤子的故事,让人艳羡不已。他们避世而居,为自己营建了一个无比惬意的诗意栖居空间。中国人太爱这样的世界。

        然而,他们太爱惜生命,精神的洁癖使他们始终以万物之灵的姿态俯视万物,爱鹤终于成了一种病。在这一点上,也许古希腊的智者早已窥破天机。那耳喀索斯——希腊神话中一个俊美而自负的少年。出生时她母亲向预言家问及儿子的命运,得到的回答是:那耳喀索斯只要不看到自己的脸,就能得长寿。他迷倒了全希腊的女人,然而他拒人于千里之外。仙女厄科爱而成痴。那耳喀索斯断然拒绝,厄科伤心而亡,痛彻肺腑的呼号声在山间回荡。复仇女神涅墨西斯应受到伤害的女人们的请求而惩罚那耳喀索斯。于是,那耳喀索斯在水中看见了自己俊秀的脸庞。他无可救药地爱上自己的倒影,憔悴而死。后来,在那耳喀索斯死去的地方生出了一株水仙。

        也许,那耳喀索斯不爱不抚不拥不吻,才是智者之举。那么他化作水仙,是否可以看作是他死后的顿悟——用之以警示世人的最优美最诗意的表达。

        “百啭千声随意移,山花红紫树高低。始知锁向金笼听,不及林间自在啼。”鸟在笼中,为取悦于人,鸣声中少了太多天籁,多了许多世味。人在用笼子囚禁了鸟的同时,也囚住了自己。支公放鹤而去,爱己爱人,推己及人,将对自身的本能式自怜转化为悲悯,施并于众生。至今读来,依然天光云影,一派天真。

        人只有在精神上抵达逍遥之境,养一株水仙在心间,心才有可能像一朵花儿一样,在这个世界面前徐徐绽开。

        ?
        hcsmnet
       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