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      <video id="vpfvp"><strike id="vpfvp"></strike></video>

        海棠

        晓妆初成发表于2014年07月25日23:40:02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海棠花 晓妆初成 散文美文

        那日,不知道触动哪根心弦,从记忆的哪个角落里突然想到了海棠,于是,等不及去市场,直接打开了淘宝就购了。也许有了以前网购碗莲和蔷薇的阴影,忍不住再三交代店主,一定要选株成活率高树形好的,得到保证后,心里才踏实下来。

        海棠自然是过几天才会到我手里的。但拍下后,就开始了各种忙碌。期待是美好的,所以,我带着期待忙碌着。首先,四处寻找合适的可以种上海棠的花盆:那是个长方形的陶瓷盆子,样子略显古朴,应该可以配得上我脑海中那株旁逸斜出的海棠;其次,盆里的泥土是要松软适中的,太粗渗水会比较快,海棠会喝不饱,也不能结块,那样水不容易渗进土里,让海棠干望着盆面上的水却又喝不着——那该多残忍;另外,海棠的栖身之处也得选好啊,它喜阴,就这么放在阳台是行不通的,就放在窗外那个空调架子下面吧,那样既会有阳光,又不至于太阳直接晒到……一切准备就绪。

        两天,久得我已经在担心海棠受不了路途的各种颠簸,终于到手。拆开包装,幸而花是没事,被包得很好。只是样子与我的想象相差太远:枝干直直的毫无姿态可言,还不带几个芽苞。与店主所说的“一定选株最美的”相差太远,可是我还是立刻把它种下了。因为即使没有达到我的预期,也绝对不忍心让它再受次颠簸,退回给店家。

        安顿好了海棠已是夜深,阳台上给我折腾得狼籍一片,但心里仍有欢喜,也许又在期待花开的日子,依稀有谁说过的,期待总是美的,只是忍不住和店主交流起美不美的标准:

        “花收到了,只是树形并不如你说的那般好,是不是随便帮我拿了株就发了?”

        “不不不,有人还专门要这种树形的呢。”

        “我以为称得上树形的,应该是有姿态的,这般直上直下,真与我的设想大相径庭了。”

        他说那你可以自己修剪。我立刻来了精神。

        那么就剪吧。怎么剪呢?也不能贸然。于是出去阳台打开闪光给它拍了几张照片,再回来让店主看着照片教我。他说简单,把最大的直枝剪掉,那么,它就会往旁边伸展了。

        立刻凌乱。那是一根最粗壮的枝,放在人身上,几乎就是一条腿的比例,真的说剪就可以剪么?那该会多么疼!犹豫了几个来回,最终下不了手。怎能因我自私地过分贪图美色,就葬送它身体的一部分,更何况也许它会因此而丧命?那就不是修剪,而是谋杀了。

        最终决定罢手,就随它自由长吧。过后再抬头看它,已丝毫不再有挑剔的目光。却又低头无端发笑:我这一出,放在古装武打片里就叫妇人之仁,难以成事;放在现实社会中,则是不懂取舍,亦是成不了事。嘿嘿,怎奈活了这么多年,就养成了这副德性:除了这点,还有诸多如火急火燎的脾气、毛毛躁躁丢三落四的性子,还有种种粗枝大叶、傻不棱登、不认东南西北……想到这里,暗自提醒自己,至少此刻需不需要忐忑一下、担心一下?需不需要改变一下?再想,又好像也还没被生活鄙视抛弃,且身边还是有边大摇其头边继续死心塌地陪着我的人,这样的,也算是幸福吧?那又何须再改?那就继续傻傻地幸福下去吧。

        不剪海棠,也不修自己。

        ?
        hcsmnet
       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