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      <video id="vpfvp"><strike id="vpfvp"></strike></video>

        石榴花红

        郭明兴发表于2014年07月27日23:15:38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石榴 郭明兴 散文美文

        农历五月,是石榴花开的季节。

        时值雨后,我家屋顶花园里的两棵石榴树悄然开花了。满树青枝绿叶间,无数绽开的小花苞像燃起的一把把小火炬,星星点点,茂密红艳,极惹人爱。细细看去,每一朵石榴花都有一个瓶状的花托,厚实的萼片呵护着花瓣,花瓣上闪耀着晨露的晶莹,带着夏季的温润,描画出元代诗人马祖常“只待绿荫芳树合,蕊珠如火一时开”的意境。

        在城市里居住久了,尘世的繁杂与喧嚣,生活的紧张与牵绊,不免会让人多一些烦躁,少一些激情,清晨到屋顶花园散散心,把一份遐想寄予花间,仿佛心灵蓦然得以释放,精神也为之振奋。

        多少年来,我对石榴花始终有着别样的情怀,每每看到它的芳容,我人生的感悟就暖暖地多了一份遐思。

        初识石榴花,还是在年少的时光里。我就读的那所小学校,有一株老干粗枝的石榴树,像是已有些年岁,静静地亭立在校园的一角。当春天远去,芳菲殆尽,唯有鲜红的石榴花一枝独秀,盛开在翠绿的叶丛中,把校园照得一片亮红,让我们格外的惊喜。

        记得在学校里我曾写过一篇作文,题目是《我们的校园》,写校园自然也会提及那里的石榴花,大概有过这样一段描述:“明媚的阳光下,校园里火红火红的石榴花开了,微风吹过,朵朵榴花在枝条上摇曳,花姿艳丽,宛如多情含羞的红衣少女。”我试图堆砌词藻赞美石榴花,以尽量表达自己纯朴的审美观,没想到文章中就这几句,遭到那位中年女老师的严厉批评,说我小小年纪,思想竟然如此复杂,把石榴花比作情窦初开的美女。由于联想抛了锚,作文当然不及格,想起来真是怨冤啊!在我懵懂的少年思维里,石榴花就是那么美,就是那么逗人喜爱。其实,古代诗人早把石榴花比作女子和红裙,留下的佳句比比皆是,唐代诗人杜牧的想象更是绝妙:“似火石榴映小山,繁中能薄艳中闲。一朵佳人玉钗上,只疑烧却翠云鬟。”雅致细腻的文笔令人玩味。

        那时候,石榴在我们本地可算是稀有之物,平时很少看到,更很难吃到,稀罕的东西就是珍贵就是诱人。每当石榴花开的时候,我们总是馋眼观花,心里留存着一份企盼,指望在繁花之后,树上能结出甜美而多汁的累累果实。

        实在是遗憾,一年复一年,校园里那株石榴树花开花落,直到我们从学校毕业,都没有见到树上留下一个像样的果子,最终让我落得个空欢喜。后来听得老人讲,石榴树有果石榴和花石榴之分,能结果的是果石榴,花石榴却只会开花,不会结果。我这下才知道,原来学校里的那株石榴树属于花石榴,是专门开花供人观赏的,所谓“华而不实”,大概指的就是这一种。

        再识石榴花,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游览秦始皇兵马俑的途中。陕西临潼是盛产石榴的地方,我亲眼所见骊山一带盈树盈陵,累累垂垂的石榴树,可惜去的时候,石榴花开季节刚过,树上仅剩下零星的碎花点缀,那漫山遍野花红似火的风光,只好意会神领了。落红凋零的情景映在心中,离别临潼之时,我在地摊上挑选了两颗形色美艳的大石榴,算是为我这次出行弥补了遗憾。

        近日翻阅季羡林先生的《病榻杂记》,偶然读到一篇题为《石榴花》的散文,让我颇为感动。文章开篇写到:“我喜爱石榴,但不是它的果,而是它的花。石榴花,红得锃亮,红得耀眼,同宇宙间任何红颜色,都不一样。古人诗:‘五月榴花照眼明。’著一‘照’字,著一‘明’字,而境界全出。”这篇状物散文,是学界泰斗季羡林先生92岁高龄时抱病所作。季老一直认为自己没有什么了不起,总是收获得太多,给予得太少,而使他心感不安,于是以石榴花作为记忆的载体,不禁发出感慨:“富贵于我真如浮云了。我只希望能壮壮实实地再活上一些年,再做一点对人有益的事情,以减少自己的愧怍之感。我尤其希望,在明年此时,榴花能再照亮我的眼睛。”

        真是花美文美情更美啊!季老先生激情如火的性格,与石榴花的热烈奔放多么相近,他用朴素的言语阐释出对于人生的一种态度,表达出一种花照眼明的灿然情态。疾病可以摧残一个人的身体,可却不能压制一个人的精神。对于晚年自喻为“四半老人”(半聋、半瞎、半瘸、半拐)的季先生来说,海雨风天,悠悠孤旅,他甘苦人生的所思所感实在太多,愿“榴花能再照亮我的眼睛”,以实践自己生命不息的人生追求,这种境界令人钦佩。

        《病榻杂记》是季老最后的心血之作,也可以说是他生命绽放的灿烂之花。书中收录了季老90多篇文章,内容涉及往事的回忆,更多的则是人生的感悟。季老还在书中昭告天下:请求摘下他头上“国学大师”、“学界泰斗”、“国宝”的三顶桂冠。掩卷之际,我顿然感到有一种新鲜的东西穿透固守的恬静,凝成我一脉火红的心境。

        少年时代我钟爱石榴花,可以说是一种天性,对石榴花抒发的情感,多是因为它具象的美,对感官诱惑而产生的迷人魅力。人生仿佛流云,经历了岁月的打磨,感受了人间的悲欢,今日再赏石榴花,看上去就像是一团团燃烧的火,艳得夺目,红得撩人,绚烂绽放仅是它的亮相,如火如荼才是它的永恒,我庆幸无意间竟捕捉到隐藏在榴花中的美韵,感悟到生命的真谛。

        石榴花,永远开在我的心里……

        ?
        hcsmnet
       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