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      <video id="vpfvp"><strike id="vpfvp"></strike></video>

        新玉米老家情

        李燕翔发表于2014年07月28日18:23:45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玉米 老家 散文美文 李燕翔

        周日上午,农村老家的一个远房侄子进城来了,他又给父亲送来了刚从地里掰下来的新玉米。这个侄子平时来城里并不多,每年新玉米下来的时候,他都准时进城送一大编织袋过来。老父亲埋怨说城里啥都有,大老远的以后不要再送了。可侄子憨憨地一笑,浓重的乡音就灌满了整间屋子:“大伯,这新玉米里有咱老家地里的味道啊”。

        这沉甸甸光鲜鲜的新玉米,分明是老家大地的日月精华的浓缩,它和生硬亲切的乡音共同散发着来自纯净自然的崭新的生命气息。

        每当新玉米到来的时候,老父亲脸上都呈现出兴奋的酡色。他像小孩子般地挑一穗最大最长的举过头顶,对着太阳眯着眼睛转几圈,然后捋净表皮上的须,在手心中细细品玩,轻轻地咬一口玉米顶尖上的嫩芽,表情夸张地细细咀嚼,深深地叹口气说:“香甜!真香甜啊!”我出于好奇也试嚼过,除了淡淡的青草味外,还有些苦涩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相信父亲的感慨是来自内心深处的。

        新玉米送来后,父亲总要亲手蒸几穗吃。先将带着老家泥土的新玉米用水洗净,然后将带皮的新玉米整齐的码排在铁锅里,用柴草小火慢煮……… 父亲说:新玉米外皮有营养,这种煮法将玉米皮里的营养也浸到瓤去了。你也别说,父亲蒸煮的玉米嗅着香甜,看着养眼,吃后嘴里温软滑润,街上小贩卖的煮玉米要比父亲蒸煮得差得远。

        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渐渐理解了父亲对农村老家新玉米的情感。他在农村生活了70余年,他熟知那片土地上的农事,从播种、锄草、浇灌、治虫到收割,这些环节都在父亲的掐指计算中。父亲念叨着说新玉米快下来了,果然没过几天,楼下就传来了重重的乡音:“大伯,新玉米”。听到喊声,父亲便腿脚麻利地开门下楼,我站在窗前向下望去,心底涌起一阵热浪。唉!每年父亲都说不让人家再送了,原来只是一句客气话,其实,他心里整天都惦记着老家的新玉米呀。

        与其说父亲怀念家乡的新玉米,倒不如说是他怀念那乡村生活,怀念那份阳光风雨中的挥汗劳作。田野的风霜雨露和星辰秉承着某种意愿,最后不可思议地化作光鲜的玉米被送到城里,走进我的楼房。

        我坚信,在父亲的世界里,有种不为我所熟稔的温软和甜蜜的存在,它养颜、养胃,更能养心,那就是老家的新玉米啊!

        ?
        hcsmnet
       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