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      <video id="vpfvp"><strike id="vpfvp"></strike></video>

        石榴花开

        王明筠发表于2014年07月28日18:30:41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石榴 王明筠 散文美文

        今年闰九月,春季显得特别的长,六月初,天还未大热,单位操场边的石榴悄悄地开了花,一盏盏小小的“红灯笼”挂满了翠绿的树梢。

        红蜡一般的石榴皮,因过于饱满而咧开了口,在领口处,翻出薄薄的一层绢子来,衬出几棵生日蜡烛一般的蕊。绕着树梢,若有若无的音乐声隐隐响起,“生日快乐,祝你生日快乐!”一朵石榴花开,孕育一颗石榴子,我突然想起QQ好友说的话,“怀才和怀孕是一样的,只要有了,早晚会被看出来。有人怀才不遇,是因为怀得不够大。”

        石榴花开

        十多年前,家中花园的角落,也有一棵石榴树。整个夏天,绿蜡一般的树叶,给了我们许多阴凉,一颗颗小小的石榴,慢慢长大,沉甸甸地坠在树梢。那是一棵酸石榴树,往年结的果子我们都不会去吃,就图那一颗颗“红灯笼”挂在树上养眼。偏偏那一年不知怎么了,突然想吃那酸石榴来,一口气吃了两个。妈妈和妹妹在旁边看着,都说自己 “牙根都酸掉了”,后来才知道是我怀孕了。如今,我的女儿已长成了婷婷玉立的大姑娘,而当初的那棵石榴树,不知道流落在哪家的田间地头,结出来的石榴,还是一样酸吗?

        我总以为,石榴是很喜庆的果子。剥开彤红的皮,满嘴都是笑得最开时露出来的亮晶晶的“白牙齿”,也有石榴籽带了一点红的,那就有了白里透红的意思。无数的石榴籽被黄色的衣子隔成一个个小格子,一颗颗籽汁液饱满,挤挤挨挨堆满了一个个小格子,连那黄色的衣子,都被石榴籽吻出一个个小凹痕来。

        石榴成熟的时节,是一年中最丰沛的季节。母亲说石榴的籽最消食,万物的相伴相生,都有其消长的规律可循。每年石榴熟的时候,我的手指经常都是焦黄的——剥石榴皮染的,我总爱把汁多饱满的石榴一粒粒剥下来,装在碗里,给孩子用匙子舀来吃。剥石榴皮的时候,一定要注意浆汁不能沾在衣服上,很难洗掉。一年一年,孩子吃石榴的碗,由不锈钢的演变成了现在的花瓷碗,匙子也由塑胶卡通的,变成了青花瓷的,记忆中的一帧帧画面,如那石榴子,密如繁星,忠实的记录下爱与被爱的痕迹。

        石榴花开,挂满树梢的小“红灯笼”,牵着春天的梦想,向着夏天,进发。

        ?
        hcsmnet
       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