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      <video id="vpfvp"><strike id="vpfvp"></strike></video>

        宅有枇杷树

        徐剑发表于2014年07月31日21:00:04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枇杷 徐剑 散文美文

        前些天,母亲从乡下上来,告诉我不久前,因建设蔬菜基地的需要,村里把老宅后的竹园连同几棵枇杷树一起翻掉了。虽然这事几个月前村里已经预告,但此时确知,依然有一股失落感从我心底袭来。

        从我记事时起,老宅后面就种有一棵枇杷树,母亲说树是她小时候亲手栽的,等我出生时,它已然成为一棵大树,从根部分出两支,每支直径约20厘米,向上各自又分出许多粗细不一的枝杈,形成一个浓绿而庞大的树冠,西与竹林交错,北将小河荫护。

        在我幼时,这棵枇杷树正处于它的壮年期,每年在万花凋零的晚秋,开始孕育花蕾。到万物萧条的寒冬时,它迎着雾雪,在枝头开出成簇成簇乳白色的花朵。春日里,青绿的果子一簇一簇地在叶间闪现。初夏时满树满枝皆是金灿灿的果实。正应了那首古诗:“有果实西蜀,作花凌早寒。树繁碧玉叶,柯叠黄金丸。”

        那时,家里常常舍不得吃这些“黄金丸”,而是把它用来换钱补贴家用。一到枇杷成熟时,在忙完农活后,举家老小齐上阵,大人上树去摘,老人树下装篮,我和姐姐则仰着脑袋帮大人们定位目标。我更多的心思是想着上树,当我学着大人的样,在腰间扎一个花袋(用于摘棉花的袋子),要爬树摘果时,马上被大人勒令制止。但没过多久,他们就发现我那花袋里已然装了不少枇杷。也由此,我学会了爬树,这让我在捉迷藏时多了一个出奇制胜的绝招,每当我将被找到时,就悄悄爬上枇杷树,忍着笑看小伙伴们来回寻找。

       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一般人家都添不起电扇、空调,炎炎夏日难以下田劳作时,邻居们都会聚到我家的枇杷树下纳凉,山南海北神侃。我在树下做暑假作业,或和小伙伴们一起下棋打牌。有一年我突发兴致,把麻绳一头系住矮凳,一头搭在枝干上,做成秋千玩。玩得尽兴后,才发现枝干出现了两条深深的勒痕,我赶紧下了秋千。第二年,这根枝干上没有再结出果实。

        枇杷树于我家的另一个好处是免于就医,但逢家人伤风咳嗽不愈,母亲便会摘下几片枇杷叶,再到河滩挖几节芦根,洗净后一起煎煮取汁,加入红糖后饮用,往往咳嗽就这样治愈了。

        每年,我们尝完枇杷,就把核随意地往屋前屋后一扔,来年便会长出很多小枇杷树,往往将之送人了,自家只留下一两棵种下,过了三四年就开花结果。渐渐的,老宅后面枇杷成林了。

        枇杷好吃,日常却需管理,防旱防冻防虫,叔叔在世时大都是他在维护,在我从戎后的第四年,叔叔不幸患病英年早逝,这些树便疏于管理,有的便渐渐不开花不结果起来,甚至慢慢枯萎。它们占着地,但我们也没有将它们挖走,这里面藏着一家人在那个年代的一段朴素的情感。

        ?
        hcsmnet
       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