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      <video id="vpfvp"><strike id="vpfvp"></strike></video>

        皂荚树

        程太和发表于2014年08月04日17:51:04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皂荚 程太和 散文美文

        老家西头奶奶家的河坎上长有一棵皂荚树。皂荚树北边是河坎,南边是条东西向的小路。

        皂荚树上有很多刺,怪吓人的。皂荚树的叶片,窄卵形,边缘有细钝锯齿。春季,皂荚树开黄白色花,它的荚果呈带条状,微肥厚,可以洗衣去污。据说,皂荚树全身都是宝,中医学上以荚果入药,性温、味辛、有小毒,功能祛痰、开窍,主治痰多咳喘、中风口噤、癫痫等症。皂荚多服会引起呕吐等副作用,孕妇慎用。皂荚的棘刺称“皂角刺”,亦入药,功能托毒排脓,主治痛肿疮毒,用于脓液已成而尚未穿溃病症,并可外用。皂荚内的种子,称“皂荚籽”,功能润肠通便,主治肠燥便秘。其畸形荚果称“猪牙皂荚”,呈镰刀形,先端有长喙,成熟时红棕色,表面被白色粉霜,也供药用,效用如皂荚。皂荚树木料精细,是制作上等家具的选料。

        老家的那棵皂荚树多大年龄了,谁也说不清。小时候,我曾经问过我的爷爷,爷爷说,他不晓得。爷爷还说,他小的时候,也曾问过他的爷爷,他的爷爷也不知道。

        在农村长大的伢儿,爬树捣鸟窝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。可我们谁也不敢爬皂荚树,因为它浑身长着又粗又硬的刺,每个刺还分几个杈,每个杈也是一个刺,凡是被皂角刺刺过的人,那种锥心的疼,印象极其深刻。皂荚树是村子里最高最大的树,它给我们挡风、遮雨、遮阳,因而我们即便害怕皂角刺,但还是常常聚集在皂荚树下玩耍。男孩儿在皂荚树下走“五马”棋、推铁环、抽陀螺,女孩儿在树下抓子、踢毽子、跳格格儿。

        村上的人们从来没有为皂荚树付出过点滴,哪怕浇一滴水,撒一把肥(当然,我们这些抓泥巴的伢儿有时可能在哪儿撒上一两泡尿)。可是,皂荚树却给老家的人们很多很多。春天,皂荚树撑起翠绿的巨伞,把春的气息灌进我们视野,让人欢喜雀跃;初夏,密密麻麻的树叶相互搀扶,遮住滚滚的热浪;秋风起时,经常摇落几个皂荚果,童年的我最开心的就是在树下和小伙伴们争拣皂荚果。有时久等不见皂荚果落,就拣起地上的泥块往树上扔,皂荚果还没落地,我们就飞奔过去。每次都把拣到的皂荚果拿回家,放在窗沿上供妈妈洗衣服用。四十多年过去了,老家的人们用棒槌砸碎皂荚果洗衣服的情景仍在我的梦中。

        老家的皂荚树,曾摇曳在祖祖辈辈亲人们的心田里,也曾温暖过众多游子归乡的心。然而,在大树进城的“大气候”下,皂荚树和其它的那些百年老树一样,也没有躲得过厄运。皂荚树没了,归乡的游子心里觉得空荡荡的。谈到皂荚树,只能一叹。

        ?
        hcsmnet
       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