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      <video id="vpfvp"><strike id="vpfvp"></strike></video>

        村口的龙眼树

        王诗炳发表于2014年08月29日18:56:51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龙眼 散文美文 王诗炳

        我的家乡在南安市官桥镇,是一个宁静安逸的小乡村,它有一个很美的名字,叫霞洋。在每个晴朗的傍晚,都能看见成片的晚霞,像天边盛开的一簇簇玫瑰花。最常让我想起的,是生长在村口古厝埕边的一棵老龙眼树。

        这棵高大的龙眼树,树干是棕色的,枝丫向四周伸展,密密匝匝墨绿色的叶子一片挨着一片,像一把撑开的绿伞。据说,它与村口结缘已有将近百年的历史,它的由来也已经无人知晓,我把它说成是一种如期而遇。在静默的岁月里,它历经几代人的悉心培育,得益于阳光的普照、雨露的滋润,经过了数次的伸根延枝,才有如今独特的风姿与魅力。特别是在每个约定的季节里,树上都会结满一串串沉甸甸的果实。

        记忆深处,每当菜花开满田野的时候,也是老树最令人依恋的季节。烈日当头、天气炎热,老树以自己的方式保留一方清凉的领地。在树底下,没有一丝难耐的暑意,只洒满了我们遗留在童年的无忧无虑的欢笑。鸟儿把窝垒在树间,在枝头叽叽喳喳叫个不停。老黄牛静静地躺在树下,反刍得很慢,很慢。旁边经常坐着白发垂髫的老祖母,悠闲地扇着火鸡毛做的扇子。树上的鸟巢,是孩提的欢乐之源,好动又好奇的我喜欢爬上树,造访鸟儿的家。也喜欢安静地坐在树枝上,眺望田野,瞭望村庄的古厝青瓦。太阳西下,鸟语虫鸣中,总会夹杂着祖母几声温柔的呵斥:别爬太高,小心摔下来。

        时光转动着它的轱辘,龙眼树叼着烟斗,把岁月的年轮一圈圈吐出,还没来得及把那些闪亮的画面收集,镜头已然悄悄地转换。树下没有了老祖母,我也已渐渐长大,周围的老屋纷纷换上新装,树下的石板凳被移走,土路变成了平坦开阔的水泥路……

        倦鸟从头顶飞过,掬一缕清辉,漫步来到了村口,来到老龙眼树下。一阵微风吹过,耳畔仿佛听到它的呼吸声,那树叶发出的清脆声响,常让我觉得身边有人陪伴着。

        老龙眼树总是恬静地沐于霞光下,像每一个热爱乡土的乡民一样,守护着田野的蛙鸣稻熟,守望着村庄的每一次日出日落。它以一如既往的姿势站立村口,沉寂如山,成为村庄一道永恒的风景。

        ?
        hcsmnet
       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