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      <video id="vpfvp"><strike id="vpfvp"></strike></video>

        皂角树

        叶平发表于2014年09月10日21:58:33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皂荚 皂角 散文美文 叶平

        山岗上独独站着一棵皂角树,站了至少有大半个世纪吧!虽然沧桑,但还未衰老,肢体长得舒展又挺拔。

        这棵绿荫如盖的皂角树,磁吸着不同种群的鸟类家族,往往成群结队,云团似呼来呼去。

        鸟是树的花朵。这些花在不时变化着,从远处看,有时开着一树樱花,一嘟噜一嘟噜的洁白,那一定是白鸽;有时开着一树菊花,一团团的金黄;那一定是相思鸟;有时挂着一树蓝宝石,满天繁星,那一定是小燕子;有时挂着一树红灯笼,披着五彩丝带,那一定是话眉;有时穿着一身迷彩服,硕果累累压弯枝条,那一定是麻雀……

        朱鸟是皂角树的常客和贵宾,像花与叶的相恋。

        这是一种和朱鸟同样稀缺的树种,是农耕时代洗衣必需的唯一洗涤剂,曾在21世纪以前,依然被农人视为仅次于粮食和棉花的居家之宝。它大面积消失在后工业时期。如今,在秦岭南坡不知还幸存几棵?

        朱鸟定睛看着那些金条似的皂角,神情似忧患的哲学家,无法不追忆那些永远失去的美好和伤感——

        皂角,这是上帝送给天下母亲的礼物。那些温暖过爷爷和父亲的土布衣裳,包裹过姐姐和妹妹的碎花袄子,被母亲的手反复揉洗,连同岁月一起褪色发白。

        母亲们的一生都浸泡在皂角水中,直到黑发漂成白发,山川淌成河流。然而,我们还是要十万分地感谢名叫皂角的这个天使,它们是污垢的克星,是人间至爱的见证,只有它们在贴心贴肝地心疼着母亲。

        如今有了不停升级换代的清洁用品,清洗的手段也不断革命,但不管怎么清洗,生活却越来越脏。最可怕的是那些化学残留物,将成为污染水质和血液的隐形杀手,它们在洗掉污逅的同时也带来致命伤害,包括肉体和内心。

        ?
        hcsmnet
       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