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      <video id="vpfvp"><strike id="vpfvp"></strike></video>

        胡竹峰发表于2014年09月11日21:29:32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 枣树 枣 散文美文 胡竹峰

        我家栽过枣树的。

        老家的南面有一棵枣树,北面也有一棵枣树。南面的枣树结米枣,北面的枣树结葫芦枣。米枣细小精致如垂髫丫头,葫芦枣核大肉厚像胖大女人。不管是米枣还是葫芦枣,它们都是酸枣,我从来没有尝到甜头,因为等不到熟。

        枣树在仲夏后挂果,初如米粒状,绿茵茵一片铺在枝头。

        童年的时候,几乎每天都要去看枣树,看看枣们长势如何。那时候嘴馋,从来没有让枣子红透,长到差不多的时候就开始摘下吃了。一大群小孩,今天摘一个,明天摘一个,每年如是,从来不知道红枣的滋味。我小时候没有吃过新鲜的红枣,实在是等不及。

        去年夏天,路过小区楼下的枣树,跳起来拽了一颗青枣,入口是水汪汪的涩与清凉凉的苦,吐掉了。现在想来,当年的馋劲简直大得不可理喻,暴殄天物,也唐突了枣。

        岳西风俗,每年过春节前总会买一些山东大枣备年货。为什么是山东大枣?安徽离山东并不近。山东大枣让人想起《水浒传》上的山东大汉。第一次看见一群山东人,身高却在一米七以下,和想象中完全不同,失望了很久,都是小说害的。

        后来去山东,想买山东大枣,岂料遍地都是卖新疆大枣的。外来的和尚好念经,难道大枣也是外来的好?

        有朋友从新疆回家,他告诉我:“那里大枣好,个头有这么大。”边说边用大拇指与食指环个圈比划了一下,凑过去看,差不多茶杯口大小。

        挺喜欢吃枣,小时候母亲买来作为年货的大枣,腊月没过完就被我吃掉了。干枣吃在嘴里干甜,有嚼头,类似牛肉干。

        吃干枣要慢,专心致志才得味。吃急了,枣核容易卡住喉咙,要么磕了牙齿。我把大枣归于甜食一类。前几天读报,见专家写文章说甜食能稳定情绪。“吃甜口的人以及他们的经历使得他们的个性、行为和影响都偏向于亲近社会。”比如在情绪恶劣时要吃巧克力。我并不喜欢吃巧克力,即使情绪恶劣。有一天心情不好,倒是吃掉了十几颗大枣。

        记忆中祖母也喜欢吃枣,红糖炖枣,能吃一海碗。

        有道菜曾经喜欢,已经十多年未吃了——大枣煨肉。昨天突然想吃,做了一点,肉没有肉味,太甜,枣没有枣味,太腻。时过境迁,口味也改弦易辙啦。

        秋天,我看见一树枣每天在树梢摇啊摇的,仿佛弹珠在滚动,滚成了黄色,滚成了红色。一个少妇经常带着她儿子在枣树下学步,一阵风吹过,万枣齐动,落叶寂静。

        忽如一夜夏风来,千树万树枣花开,枣花落尽结枣子,一颗一颗诱小孩。当年的小孩如今年已三十了,时间过得真快啊。

        上周回合肥,友人送我一盒新郑大枣,唯恐易尽,每天早上吃一小袋,别有风味。

        ?
        hcsmnet
       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