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      <video id="vpfvp"><strike id="vpfvp"></strike></video>

        栾树

        孟现华发表于2014年09月16日23:40:43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栾树 散文美文 孟现华

        这几天,建材街上的栾树开花了,开得很茂盛,很漂亮。

        栾树的花浅黄色,花瓣细小,花型像鼓胀的帆,整朵花如葵瓜子一般大小,一朵挤着一朵,一串挨着一串,一支接着一支,颇为稠密繁茂。浅黄色的小花,长在绿色树叶的外围,一蓬一蓬的,在绿色树叶的托举下,特别的素净雅洁,从远处看就像绿色的地毯上丢撒的一小堆一小堆金沙,有韵有味,恬淡素朴。夕阳西下的时候,阳光泼撒在花上,栾树的树冠上像镀了一层紫金,很是灿然和娇艳。

        栾树树干有碗口般粗细,树身有三四米高,树冠顶多五六个平方,花朵不大,花色不艳,果实只能观赏,不能食用,在树的家族里,既不能成梁成栋,也无法为人遮荫挡雨,属于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卒,只能做个行道树。但栾树不管不顾,兀自长自己的,活自己的,像凸凹先生在《大地清明 故乡永在》里写的山海棠一样,只按自己的心性而活,生为花朵,就往好里开,至于能不能被人看见,被人夸奖,它从来就不会去想。越是这样,反而活得越皮实,越茁壮,越妩媚,越入眼,该开花开花,该结果结果,用一种独特的魅力去灼烫行人的眼睛,实现自己身为一棵树的尊严和价值。

        植物如此,人亦如此。

        我的大爷大娘,今年都是九十岁,一辈子没生育,跟前没有儿花女花,经年累月地在田地里忙碌,瞎字不识一个,去的最远的地方是镇政府,一辈子办的最大的事就是去镇上办身份证和领养老金。每天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无论别人说的话难听好听,做的事能咽不能咽,都是一笑了之,不争辩,也不计较。庄上的红白喜事,能参与的就往前凑凑,有讲究的就远远避开,不打听也不议论。埋头种好自己的地,整治好自己的小菜园,经营自己的生活,过好自己的日月。八十岁那一年,老两口把地租给别人耕种,靠一年到头给本庄和邻近村庄的农户打零工,挣几个零花钱来养活自己。

        树也好,人也罢,只要能在生活的枝枝叶叶间,把持着一分发现快乐赢得快乐的心境,就能活得有尊严,活得干净,活得轻松,活得快活,就能活出自己的范儿,活出自己的一片天地。

        ?
        hcsmnet
       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