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      <video id="vpfvp"><strike id="vpfvp"></strike></video>

        栾树,点亮秋空

        张晓波发表于2014年10月27日11:23:05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栾树 秋空 散文美文 张晓波

        中年文艺大叔萧伯纳曾对一贵妇道:“女士,您的眼亮得可以点燃我的烟斗”。之后,那位贵妇再听任何赞誉,都觉索然无味。果然,搭讪也有文豪级的。如果,我也赞一句:栾树,你点亮了秋的天空。它会不会很高兴,向我摇叶致意?

        世有嘉木,欣欣向荣。

        为了一棵树,改变一段路,还真是有的:自春江潮广场见过栾树后,我就天天经长江路上班。春天,它的叶片轻红嫩绿,枝叶清新可人。八月是它的花盛之期,小朵儿密密匝匝,金黄鲜丽,会让你有错觉:树冠上浮动的是金色云朵吗?风过,栾树花、叶窸窸窣窣,开始一场集体大合唱,整饬却又散漫。待花瓣落地,慢车道上积起一层碎金散银,车轮碾过,怎忍? 九月,九月里啊,秋风拎来一瓶酒,栾树推却不过,结出的蒴果也渐次变红。清秋的栾树,撑起了别样景天。

        嘉木之名,别有意蕴。

        有人顺口叫它“铃铛树”,可不是?抬头望,枝头的确悬有无数“铃铛”,鹅黄、嫰青、粉红相间,美得平和,让人眼目清凉。有人名之“灯笼树”,“小灯笼” 是在十月一一点亮,由虾红色进为珊瑚红,那份“红妆初成”的明艳,叫人心醉。也有人叫它“摇钱树”:秋深之季满树烁金,风过便哗哗作响。好口彩啊,若求子得子,求财得财,凡人的心愿一一得遂,那该是上天怎样的一种慈悲。小小铃铛或曰灯笼里,会有什么呢?我尚缘浅,未曾见之。据一位僧人说,有一种佛珠,就是用栾树果实中的红豆串成。噢,红豆!缘此,佛门多见此树。

        还有叫它“大夫树”的,有出处——班固的《白虎通德论》:春秋《含文嘉》曰,天子坟高三仞,树以松;诸侯半之,树以柏;大夫八尺,树以栾;士四尺,树以槐;庶人无坟,树以杨柳。从普通老百姓到皇帝的墓葬,若按周礼,共分五等,其上可分别栽种不同的树以彰显身份。好在,俱往矣……松、柏、栾、槐、杨柳树,各美其美,如今都作景观树,排名不分尊卑了。

        尽管 “一年能占十月春”, 对于栾树,冬天总会来的啊。那时,它面色冷峻,叶、果均呈黄褐色,如年长之人面部的褐色斑点一样,喜不喜,都会有,谁能侧身躲过衰老的追逐?这,对年之岁时、生之阶段而言,已是质变。但年岁渐长,也好啊,个人无需再肩负过多的使命与责任,可以带着一颗柔软宽容的心,顶着灰白头发,披着同色披肩,坐在栾树下:睁着眼睛,看风景;闭着眼睛,想事情。栾树这么美,还不够你看?你之上有栾,栾之上有风,风之上有云,云上是秋空……这样美好的叠置,一生中并没有几次啊。

        让智慧之美统领生命的秩序,渐次展现生长的美丽。我,要像栾树那样,边活边修正,待到秋天,能点亮自个儿头上的一片天空。

        ?
        hcsmnet
       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