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      <video id="vpfvp"><strike id="vpfvp"></strike></video>

        梧桐树下的母爱

        吴倩发表于2014年11月07日23:56:15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梧桐树 母爱 散文美文 吴倩

        老屋的门前立着一棵粗壮的梧桐树。一到夏天,一树的苍翠,远远望去,就像一朵绿云,从大地上腾空而起。母亲常和其他的妇女们坐在梧桐树下的光滑石凳上乘凉、唠嗑。闷热的午后,蝉鸣愈噪。偶有微风穿过叶隙,母亲总欢喜地说:"这风真好,真正的比蒲扇凉快!"深秋临至,梧桐便日渐衰弱。及至寒冬,它连喘息的生气都没有了,颓然一副将死的模样。我便极讨厌寒冬,不仅因为梧桐的凋零。

        年少时的我总爱生母亲的气,因为总觉得她不够爱我。她时常让我端一盆满满的衣服到河边去洗,而很少让姐姐去。她会削好一个大大的苹果送给弟弟,而只给我一个小的。有时,我故意拿话气她:"我真的不是你亲生的吧!"她听到这话,就咋呼地跳起来,拿着擀面杖要敲我的头,还揪着我的胳膊,让我自己去问隔壁的婶婶,我是否是她怀胎十月所生。觉得委屈的时候,我也会独自一人跑到梧桐树下哭一会儿。

        记不清是哪一个年月,梧桐树叶赶着时间走,抽了嫩芽,又落了一地。一个天气晴好的夏日午后,我一人在院落的凉棚下,躺在床上对着墙睡着。在似睡非醒间,我感觉母亲悄悄地向我走来,躺在了我的身旁。院外的黄瓜花开得正欢,梧桐树上偶尔停驻的鸟儿,在倾泻而下的阳光中,扑打着翅膀,四周一片静谧,美好而惬意的午后,在悄悄绽放她的美。朦胧中,我感觉母亲的一只胳膊,将我抱拢过来,想必母亲认为我睡熟了。我心里先是一惊,睁开了眼,待确认是母亲的手,便一动也没动。我感觉母亲抱得自然而又随意,好似我还是襁褓中的婴儿。渐渐地,我开始感受到了母亲手掌粗糙的温暖。那是我极熟悉的一双手,右手食指的指甲,在母亲幼时就因过度吮吸而剥落了。抱了一会儿,我就听见母亲的喃喃自语:"长大后妈妈都没好好抱过你。"边说着,边抱紧了我。我继续佯装睡着,感受眼角悄然无息滑落的泪水。原来母亲一直都是那么真切地爱着我的呀!

        谁都没有想到十年以后,厄运会突然降临。母亲在饱受三个月的病痛折磨后,离开了这个世界。在照顾母亲的三个月里,当着她的面我一滴眼泪也没掉。只有在往返医院和家的路上,我一边急急地赶路,一边感受夏天强烈的、灼灼的阳光和喧闹的人群,心里怎么也想不明白,为什么这么好的天气,这么真切的风,我的母亲,我世上最亲的人,竟全然不顾地要离开。脸颊上布满了被风一遍一遍吹干的泪痕。

        母亲去世后的第一个寒冬,特别难熬。晚风起了,我独自坐在光秃秃的梧桐树下的石凳上,感到刺骨的冰凉直钻心底。我找来一根枯枝,俯下身子,在地上胡乱地划着。两片枯叶落在我的手背,凉森森的,一股苦涩涌入我的喉咙。我更加觉得我极其讨厌寒冬。我失声痛哭起来,和山一样的悔恨,海一样的懊恼,随着泛滥的泪水,一起埋葬在这梧桐树下。

        度过漫长的寒冬之后,慢慢地我想明白了一些,因为梧桐叶子又抽新芽了。我也记起了母亲在梧桐树下乘凉的时候,还经常说的一句话:"这叶子就是好!落了,还知道再发芽!"

        ?
        hcsmnet
       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