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      <video id="vpfvp"><strike id="vpfvp"></strike></video>

        楝树

        鲁家用发表于2014年11月08日00:13:45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苦楝 楝树 散文美文 鲁家用

        我家屋子四周,杂树丛生,槐桑榆柳桐,样样具备,皆是曾祖辈手植,已有近七十年历史了。在这些树中,我对屋西南角的那株楝树有着别样的情怀,它与邻居家的一株木枣树靠得很近。去年,家电线路改道,这株楝树正好碍路,不得不砍掉。当父亲告知我时,内心如同永别挚友一般不舍,伤怀了好一阵子。

        对楝树最早的认识,是它的果实很苦。小时候,每当我捡起地上的楝树枣,父母便跟过来大声吼道:“赶快扔掉,这是楝树枣子,不是木枣,吃下去会药人的。”没等呵斥完,我便扔得老远,可是对它仍心心念念。有一次,我与同龄伙伴为了争抢地上的木枣,手忙脚乱,误将早已枯黄的楝树枣吞进嘴里,顿时满嘴的苦涩,让我突然想起父母的教导。于是赶紧吐掉,跑去漱口。整个下午,心里惶恐不安,可是我始终没有告诉父母。从此,我对楝树冷落无情。一年四季,荣枯开谢,不闻不问。

        高中时,喜欢上散文诗歌。有一天,我读到一篇讲到楝树花的散文。文章里说,楝树枣虽苦,而花却很美。花蕊呈紫色棒状,花蕊头似喇叭口,周围呈紫色,蕊心呈黄色,布满了花粉。楝花还在二十四番花信中占得一席之地,居末位。据说,楝花谢后,春光殆尽,夏季正式来临。这么一番描述,让我突然想起家里的那株楝树,原来它对文人墨客竟有如此强的吸引力,真是没有意料到。后来,我就留意咏楝花的诗句。温庭筠、梅尧臣、杨基等大诗人都有专门诗篇传世,而我最喜欢的要数王安石的《钟山晚步》:“小雨轻风落楝花,细红如雪点平沙。槿篱竹屋江村路,时见宜城卖酒家。”这之后,我对楝树多年积于心底的冷漠渐渐暗淡。有时,我会仔细地观看楝叶的形状;有时会对着它发发呆,冥想古人的诗句;有时会搬一条板凳,坐在它的阴影下读一些消闲的书。

        再后来,喜欢上《红楼梦》了。在红学著作中,得知曹雪芹的祖父曹寅的号叫楝亭,这真让我惊喜万分。曹寅是一位奇士,天分过人,气格高妙。他是清初大诗人,受到朱彝尊、姜宸英等人的俊赏。他在扬州时还曾刻印过《全唐诗》。这么一位名士竟以苦楝树为自己起号。我随即翻阅相关书籍,才知道,曹寅继其父任职江宁织造时,见旧署中只余下其父亲当年所植楝树一株犹在,旁有小亭一座,因感慨身世追思先德而绘制《楝亭图》,广征海内数十位名家题咏,集为四五卷之巨。题咏者中最为知名的有:纳兰性德、顾贞观、王方岐、姜宸英、毛奇龄、严绳孙、王士祯、潘秉义等。曹寅自此将自己的号由“荔轩”改为“楝亭”,并以此命名其诗文集。这么一种平凡无奇的树,混于杂树丛里,却包蕴着如此巨大的历史掌故。我对它不禁肃然起敬。我将这一发现告诉父亲,父亲说:“这种树在以前随处可见,不足为奇,只是兴起栽植意杨之后,才被大量砍伐,现在我们村里只剩下我家这株了。”我赶紧接过话茬:“我们家的这株千万不要砍掉,一定要让它安静地长着!”

        今年,在砍伐过后的树根上又生出了新枝,经过一个春夏的生长,已经有两米多高了,叶子郁郁葱葱。弟弟说,这树长起来又碍事,还是趁早砍掉吧。我说,不管它,就让它长着。

        ?
        hcsmnet
       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