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      <video id="vpfvp"><strike id="vpfvp"></strike></video>

        扁豆

        钟穗发表于2014年11月27日00:16:31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扁豆 散文美文 钟穗

        “一庭春雨瓢儿菜,满架秋风扁豆花。”一直都很喜欢郑板桥的这副妙联。寥寥数字,便道尽了扁豆花醉于秋风的盛况。

        和丝瓜、南瓜一样,扁豆是极好养的蔬菜。春日里,随便点几粒种子下去,自会藤藤蔓蔓,攀篱挂壁。至夏,小院里满架的扁豆已是枝叶葱郁,恣意攀援。不经意间,茂盛的藤叶间,便窜出一簇簇的小花,如蝶儿般亭栖枝头。扁豆的花很漂亮,那姹紫、嫣红或雪白的扁豆花,在清风中、蓝天下,成串地、密集地开放,给小院布起一道锦绣。

        扁豆的花是一茬接一茬地开,前面的花开罢,后面继续开花,从夏初到秋末,都能见其靓丽清影。每每花谢,花下就有了小指尖粗细的豆荚,于藤蔓上悠闲地挂着。几天后再去看,那“小指头”已长成了弯月,掩映在花、叶之中,浅笑盈盈。

        过了秋分,到了寒露,群芳卸妆,却正是扁豆大量结荚之时,一串串的扁豆斗篷般罩在藤架上、树上、院墙上,俏对秋风。

        这个季节,刀豆、黄瓜已成配角,扁豆当仁不让成了最时令的蔬菜。扁豆荚片阔大肥厚,用来炒菜有一股清香,许多人都喜欢。趁着晨露在藤架下摘下一把,坐在小院里,撕着一弯一弯的扁豆。去了筋的扁豆,肥肥嫩嫩的,掉进搪瓷盆里的“当当”声,如大珠小珠落玉盘,清脆悦耳。

        农村的扁豆做法朴实简单,将撕去筋丝的扁豆直接搁在饭锅架上蒸,饭好了,扁豆也熟了,用猪油、清盐一拌,吃起来清香软糯。清淡的农家,能有这样的菜肴,身心又会多一份滋养。

        另外较常见的是酱焖。选扁豆嫩荚,两头撕去筋脉,下素油锅煸炒。淡蓝色的火苗快活地舔着锅底,扁豆在锅里“噼啪刺啦”地欢唱起来。挖上一勺甜面酱,盖上锅盖,改文火焖至扁豆酥烂。这道菜,极家常的做法,调料仅菜油和甜面酱,加蒜末和味精都算考究。搛一筷子扁豆送进嘴里,甜丝丝,软糯得很,佐饭尤佳。

        扁豆另有一种做法,即和饭一起烧成扁豆饭。扁豆洗后热油快炒,和上大米,拌匀后放在炉子上烧,煮开后再用慢火焖一个时辰。烧好的扁豆饭,油亮亮、香喷喷,吃在嘴里,糯而滑润。在过去,这属于极“土”的做法,通常是没菜时的无奈之举。如今念来,那个味道却足以令人回味再三。

        暮秋时节,扁豆吃不完,挑选个大肉厚的,撕去筋,洗净,用开水焯后,晾在秋阳下晒干。等到冬天拿来烧肉,极美。扁豆干本来就“吃”油,扁豆得肉,别饶肥腴;肉得豆香,益加隽永。加之扁豆干吃口韧而耐咀嚼,有扁豆风味又多了一重干菜气息。细细品来,便如品这冬日里闲暇的农家日子,亲切温馨,静谧绵长。

        ?
        hcsmnet
       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