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      <video id="vpfvp"><strike id="vpfvp"></strike></video>

        染指甲

        吴凤珍发表于2014年11月28日22:53:19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凤仙花 染指甲 吴凤珍 散文美文

        我在童年时曾做出过一些不成熟的“丑事”,而今,每当回忆起来令我自己也会感到荒唐而哑然失笑。譬如——

        每周一次的书法课上,发现我的墨已磨光了而无钱买,我忽发奇想,天井里的地上有好多的梧桐树落叶,这树枝内有胶质,何不试试磨着看,在砚台上滴上水再拿树枝一磨,将毛笔舔得“墨”饱,在纸上一写,赫然是墨黑的字,“嗨”真灵!居然“发明”成功!这下可以省得花钱买墨了。我欣然地向同学们推荐我这一“发明”,穷同学们可真高兴极了。正高兴头上,忽地,我发现写出的字渐渐淡了,且越来越淡,乃至没形儿了,这一“发明”竟然在一瞬间呜呼哀哉矣!及至渐长,始知这昙花一现的黑字不过是陆游诗中的“古砚微凹聚墨多”,我那虽非古砚,但所显现字也许也是因聚墨而已!

        年龄渐长的我开始爱美了,每遇出门做客,脸上的胭脂拿红纸稍濡湿了朝脸上擦去而解决了,可我又发现比我略大些的、较富的同学们都在指甲上涂上鲜红闪亮的指甲油,这下涂红纸却无能为力的了。我连做梦都想拥有一瓶包装清致漂亮的指甲油,这瓶东西虽小,可价格并不小,平时连一日三餐都难以糊口的我家,我能向哪位长辈开得出这个口讨哟?

        不知听哪位长辈偶然提起过,说有的红花也能染指甲的。我便留个心眼了,先试过夜饭花,效果不理想。后来设法去弄了些红色的凤仙花,将它在小石臼里捣烂了,弄一点儿涂在指甲上,再用牛皮纸裹起来,外面再用纱布条包扎紧。真可怜,这一晚睡觉可真够我受的:小心翼翼、战战兢兢,为了防止这些包扎脱壳,整个晚上竟把两只小手搁置在被子外,直冻得冰冷僵硬。还盼着天快些儿亮,让我瞧瞧这一夜的效果如何?

        好不容易挨到天蒙蒙亮,我快速从床上起身,靠近窗口,对准光线,轻轻地拆去这些包扎,一瞧,嗨,居然每个指甲上都有了色彩了!这颜色虽不能与人家正宗的指甲油比,它缺少了些光亮,也少了些鲜艳,那种红不能名叫大红、鲜红,而是一种勉强红、尴尬红,带些赭色,细细欣赏过后,换个角度来思考,倒也觉得比之正宗的指甲油却另有风味,它没了那油光,倒是一种含蓄的、天然的、质朴的美!

        我到学校后,便喜洋洋地向四处的女同学间奔告之。教室里悄然兴起了一股用凤仙花染指甲之风。因为有哪个小女生不爱美呢?只是买不起那昂贵的指甲油而已。我染了指甲后,还暗暗地、有意无意间地多伸出手指出来指点些什么。

        一晃,一个甲子过去了。偶尔忆起这些儿时“丑事”虽有些儿脸红,毕竟都往事如烟了。

        而今,买块好墨已是微不足道的小事,而买瓶我一直梦寐以求的小小的指甲油也是小菜一碟了。可这六十多年的人生历程下来,对这些都已淡然、漠然、索然的了。何况,现在在我眼里,健康的皮肤就是最美的衣服。而人指甲的颜色则以健康人那天然的、素色的、有着微红肉色光晕的为最美!如此而已。

        ?
        hcsmnet
       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