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      <video id="vpfvp"><strike id="vpfvp"></strike></video>

        十年薄荷蛊

        徐雅媛发表于2014年12月02日22:53:43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薄荷 散文美文 徐雅媛

        年少时,如果你喜欢上一个人,一定要告诉他,不要让青涩的岁月在等待中度过。

        对于爱情,我一直有种深深的遗憾。我用了8年的时间来爱一个根本不知道姓名的人,来爱一个惊鸿一瞥的身影。我不知道去哪里找这个人,更不知道如何向他表达自己的情感。我不知道如果哪天真的面对他时,我该从何处开始诉说。

        从小,我就是那么孤单的一个孩子,挂着钥匙上学放学,父母每天都在忙碌,没有人和我说话,家里很少有米饭飘香。和敬老院的老人聊天是我最大的快乐,胖胖的于奶奶最疼我,经常给我饼干糖果,抚摸着我的短发,说我长得很像她的孙女。

        17岁那年一个夏日的傍晚,我洗过澡,披散着长发,穿了一条棉质的白裙抱着小猫坐在敬老院的门槛上吹风。那只猫只有一只眼睛,闪着迷离的眼神。

        他没有任何预兆地走进来,傍晚的余晖在他身上洒下一道耀眼的光芒。我的心跳突然加快,我仰着头望着他,觉得他好高好高。他和我见过的那些男生不同,他身上有着和我一样的孤寂,眼神中流露着忧郁和难以琢磨的不羁,让人难以忘怀。

        从他走进院门开始,我的眼睛就没离开过他,他什么话也没说,靠在墙边认真地看着那些老人,良久,他望望天空,看着大雁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        突然,他向我走来,“有没有水喝?”他的衣服上有股好闻的肥皂味,清新的薄荷味。我愣了一下,有些不知所措,他又重复了一遍,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跳起来,急忙跑到屋里倒了杯水给他。小猫围着他轻声叫唤着。

        他咕咚一口喝下,说了句谢谢,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说:“你的膝盖上停了只粉蝴蝶,很好看。”也许只是那一瞬,我就喜欢上了他,爱本没有理由,我更找不出任何一个喜欢陌生人的理由。

        我的右膝有个粉红的胎记,常常为此自卑,我不喜欢穿裙子,怕别人讥笑。可是他说那是一只粉蝴蝶,他走后,我摸着胎记一遍一遍,恬静地笑着。

        我更加勤快地来到敬老院,可是整个夏天过去,我再也没有看到过他。他仿佛消失了一般,再也没有出现过。我甚至怀疑,那个傍晚只是我的一场假想。知了叫了又叫,蝉鸣满天的夏日逝去,我心里的蝉却鸣个不停,小小的心房被一个不知姓名的人占满了,睁眼闭眼全是那双忧郁的眼。我的嗅觉仿佛被下了盅,除了那清新的薄荷味,我再也闻不出其他味道。

        妈妈工作调动,我要随她去上海,我不知道还会不会再见到他。我又去看于奶奶,她靠在椅子上惬意地晒着太阳。我拿着梳子轻轻地给于奶奶梳头,她闭着眼睛享受着,我有种说不出的感伤。于奶奶轻声说:“丫头,我前两天看到那个男孩又来了。”

        “真的吗?”我连声问道。

        “是啊,不过他没进来,只是在外面看了看就走了。”

        我的眼一热,为什么总是这样错过?

        突然,我有种异样的感觉,我又闻到那股淡淡的薄荷香。我张望着,远远的,看到他坐在院外的榕树上,手上还在画着什么。我的眼里满是惊喜,我想叫他,却不知道如何开口,我对他挥舞着双手。他看到了我,从树上跳了下来,转身就跑。

        我追了出去,他却越跑越远,我不停地叫唤着,“喂,你等会。”跑到精疲力竭,我瘫坐在地上,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我的泪滑落了下来。又一次,我让他从自己的眼前消逝。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逃掉,我只是想知道他是谁,好让自己在想他的时候,有个可以思念的名字,而他连这样的机会也不给我。

        纵然千般不舍,我也只得提着东西离开,我频频回首,希望能够看到他奇迹般地出现。列车嘶鸣着,载着我离开,却把一颗少女的心永远留在了这里。

        上海繁华的城市,我更加孤单,躲在自己的空间里看书。大学四年,我不再青涩如昔,出落得美丽飘逸,只是冷静得有些不识人间烟火。我拒绝任何人的玫瑰,我早已闻不出花的香味,那淡淡的薄荷味充斥着我整个生活。我没有男朋友,没有人知道我在想什么,在人生最美丽的时刻,我的重门已深锁,没有人知道我如莲的心事。

        偶尔,我在学校的图书馆里看到一本杂志上有张素描,画上的女子赫然是自己——我微笑着给于奶奶梳头,我从不知道自己笑起来的样子这么美。记忆一下子撕开了一个大口子,每个细胞都触动起来。

        那本杂志,我一直珍藏着,在每个静夜拿出来看了又看。甚至此后,我常穿着飘逸的长裙,我要在和他重逢的时刻,让他看到最美丽的自己。

        身边的人都知难而退,无论他们为我做什么,终究走不进我的心。我所有的美丽都只为一个人,可是那个人始终没有任何消息,我想或许我们今生再也无缘相见了吧。

        又去看画展,在喧嚣的都市中,静静地欣赏一幅画,体会作者彼时的心情,是那样奢侈的一件事。可是这天,我不知为什么一直心神不宁,我的鼻子敏感起来,那股久违的薄荷味越来越浓。突然,我愣在那里,我看到那个思念了千百个日夜的身影。他长高了,成熟了,依然素衣干净,依然忧郁孤寂。

        我们是两个熟悉的陌生人,相互对视着,我愣在那里,眼泪夺眶而出,我不知道要如何向他说明一切,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向他介绍自己。

        他也看到了我,呼吸很急促,眼神很强烈,他说:“我有话要对你说。”

        “我也是。”我激动地看着他。

        “还是让我先向你讲个故事吧。”他整理了一下心情,轻声说道。

        17岁那年,高考的压力越来越大,我厌倦上课,只想一心画画,可是身边没有人支持我。我常常会跑到学校附近的敬老院去。那里住着很多孤独的老人,他们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,每天就是躺在椅子上认真地晒着太阳。我喜欢坐在榕树上呆呆地望着天空,看大雁成群地飞过。有时候我问他们要水喝,他们都很热情,亲切地和我唠着家常。我似乎更愿意和他们交谈,而不愿意把想法告诉父母和老师。

        有次,我看到一个女孩抱着一只小猫和于奶奶聊着天,她很害羞,抱着猫转身走了。我清楚地记得她穿着棉布白裙,膝盖上有个小小的胎记,像只蝴蝶忘记了回家的路。

        她的微笑让我觉得特别的温暖,我激发了我心中的灵感。我常常在榕树上看她,偷偷地画她。可是有一次我正在画的时候,被她看到了,我落荒而逃,生怕被她抢了回去,我想等画完成后,给她一个意外惊喜,可是我却再也没有遇到她。

        那年夏天,我如愿以偿地考进了上海美术学院,离开了那个城市。

        “你说你在上海?”我的声音有些颤抖,怪不得这么多年,我向家乡的同学都打探不到他的消息。这么多年,我们就在同一个城市,却从未相遇过。

        但是就在这一刻,曾经等待幻想的场景终于出现在了我眼前,我们真的肩并肩走在了外滩,真的一起吹着黄浦江的风。我们相望着,他的眼睛那么黑、那么亮,他甚至变得比我记忆中还要帅、还要完美。他的发型衣着时尚得像明星,一切太美好了,我不敢去碰触,生怕它会消逝。

        我静静地听他说着在上海读书、绘画的经历,这么多年我一直有很多话想对他说,然而在这一刻我什么也不想说,只是静静地看着他,像欣赏一幅画。

        他说:“过几天我就要去新西兰继续我的绘画。这是我的QQ号码,你记得加我。”他拿着笔轻轻握住我的手,有点紧张,笔划了几次也没有写出一个数字。我的掌心痒痒的,痒得我想要流泪。8个数字,很快就写完了,我多么希望时间能就此停住。他向我挥挥手,路灯拉长了他的背影。

        8年的等待换回了8个数字,我紧紧地握着手,生怕数字会飞掉。一路上,汗水模糊了手上的数字,我看着它一点点湿润,散开,终究模糊得再也认不清。那些曾经的执着也随之一点点散开,我的心突然有一种莫名的释然。

        也许能和他再次相逢已经给我青涩的青春画上了圆满的句号,也许喜欢一个人只是一个人的事情,和他人无关,和他是什么样的人也无关。这么多年,我习惯的不过是那种思念他的感觉。

        外滩的风夹杂着咸湿的泥土的味道轻轻地吹拂着我,长发在风中飘扬着,我贪婪地呼吸着,这么多年,我第一次那么清晰地闻到薄荷香以外的味道。

        ?
        hcsmnet
       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