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      <video id="vpfvp"><strike id="vpfvp"></strike></video>

        花名里的铜臭

        子梵梅发表于2014年12月19日22:49:33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花名 铜臭 子梵梅

        每次去花店花圃,随便指着一种花或树问叫什么,有时候明知名字故意问问,有时候真不知道名字得问问。这是什么?钱多多。真名呢?就叫钱多多。本来它的学名叫福禄桐已经够了,还要更加赤裸裸,好吧,钱多多就钱多多,也挺好记的。再问下去,这是什么?招财宝。这是什么?金钱树。这是什么?摇钱树。这是什么?金包银。这是什么?铜钱草……真名呢?告诉我真名。这就是真名呀。我便无语凝噎。

        前几年特别时兴一种树,叫发财树,很多人家里都摆上一盆。不是这种树有多好看,是因为发财。自打知道它叫发财树后,一见之我就嗤以鼻。发财有错吗?可我就是见不得有人把钱眼直接打在树身上。不喜欢发财树还有一个原因,花匠强行把几棵小树的树干扭在一起成麻花,称其叫花艺,投买花人所好。看那窄小的盆子里粗大的辫子,真叫人恶心啊。坐在那树边上,主人热情地泡茶请茶,一杯也喝不下去,真替树难过死了,跟把女人的脚裹成小脚,不管其腐烂变形,还美其名“三寸金莲”的病态心理一样罪过啊。本应呼啦啦向上欢快地长,这下要挣扎着趴在别人身上过活,心里替它憋屈叫苦,每每有一种上前帮它解缚的冲动。主人则沾沾自喜,在树上挂满小灯笼红包袋,搓着手在旁边踱着步,得意地告诉我,这叫发财树,嘿嘿,发财树。有几次忍不住想跟他说它其实有个真名,叫马拉巴栗。可他们怎么记得住,怎么会喜欢呢?他们一定说,去它马拉巴栗,我就要发财。

        如果我说招财树就是五加科的鹅掌柴,金钱树就是天南星科的雪铁芋,卖花人就有点不以为然,甚至有点不高兴,我也不想在他们面前抖这些小知道,他们不就是为了迎合买花人的欲望,博得买花人多买几盆吗?紫金牛科的朱砂根,硬说是富贵籽;紫葳科的菜豆树,硬说是幸福树;樟科樟属的肉桂也扯上平安树,美人树叫异木棉也就不用跟他们说了。可是这么一来,命名就失去了意义,每一种花草都冠上所谓吉利的名字,那要怎么记呢?根本无法分辨。

        普通人无须知道植物的拉丁文命名体系,无须知道植物的“国际植物命名法规”,知道它的普通名字就行了。钱财滚滚,功名利禄,这些愿景本无可厚非,但也不能恶俗到这种地步,让花草都掉钱窟窿里爬不起来。看来是穷怕了,还是追名逐利追疯了。照这么意淫下去,一间花店一个花圃几十种上百种花草,一问花名,全叫“富贵”“钱财”得了。干脆这样,阿金,阿银,阿财,阿宝,阿钱,阿富,阿贵……

        阿功名,阿利禄,阿人民币……阿Q。有意思吗?还用得着命名吗?

        ?
        hcsmnet
       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