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      <video id="vpfvp"><strike id="vpfvp"></strike></video>

        包谷花

        张黎发表于2014年12月20日22:43:50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玉米 包谷花 散文美文 张黎

        那日偶然在街上碰到一个卖包谷花的小摊,摊子旁边,老板戴着白线手套,正一圈一圈地转动那口炒包谷花的黑锅。我买了一袋包谷花,当把第一颗丢进嘴里时,我就确定,这是小时候的味道。

        炸包谷花

        我固执的把这个东西叫做包谷花,朋友有时会笑话我叫得土气。但我在心里想,它和爆米花始终是不一样的。爆米花机是个漂亮的机 器,从玻璃柜子里就能看见玉米是怎样膨胀、花开,随之飘出来的便是浓浓的奶油香。可伴在我童年左右的包谷花却不是这样的。

        小时候,先于包谷花的味道飘进我脑子的,是走村串寨的那一声“炒包谷花嘞……”这样的吆喝声只需一遍,不消一会儿,背着口黑锅的那个人就会被村里的孩子们围个水泄不通,跟在孩子们后面的就是提着篮子、拎着包谷的大人们。而外婆,只要听见这一声吆喝,便会迅速装上包谷、拿上糖精拉着我就往人多的地方跑去。那个时候,父母工作忙,我多数时间是和住在村子里的外公外婆在一起。

        那个时候,不要说村子里,就连镇上卖的零食也不多,于是炒包谷花的人一到,外婆便会为我囤上许多,放在家里让我慢慢吃。终于等前面的人都弄好了,看着炒包谷花的人从锅的小口里把包谷粒和糖精放进去,漫长的等待便开始了。看着炒包谷花的人带着已经泛黑的的手套一圈又一圈地转着过,慢慢地便能闻到包谷发出来的香味。最激动人心的,该算是包谷花出锅时“嘭”的那声响,躲得远远的我在开锅后总是第一个冲上去的了,因为除了袋子里拢着的,那些调皮的包谷花还会跳到地上,我生怕他们会被别的孩子捡了去。

        我爱吃甜食,从小到大都是。但那时放糖精的包谷花却是不够甜的,我也央求过外婆,希望她能多放一些糖精,可她每次跟我说的话都一样:糖精放多了是会苦的。那时我不知道为什么糖精放多了反而会苦,而现在再吃,却发现吃包谷花要的不是甜味,而是包谷那被“爆”出来的原香,那种纯而不腻的感觉。就像是那个村子给我的感觉。

        除了包谷花,那口黑锅可以炒的还有米花。在当时那个大家都是吃包谷饭的村子里,大米用来炒米花是及其奢侈的一件事,更不要说把白糖化开来裹着吃了。但,外婆却是舍得给我吃的。外婆知道我爱吃,哪怕是现在回村子里去看望她,她依旧会为我准备很多零食,那些她口中的“小嘴儿”,有一些已经放干了的板栗,一些从树上掉下的核桃,抑或是别人为她送去的已经有些变形的糖果……这些都是她为我备下的,或许,准备好这些她觉得我就会去看望她了,那么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常常去吃一吃这些零食呢?

        ?
        hcsmnet
       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