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      <video id="vpfvp"><strike id="vpfvp"></strike></video>

        枸杞

        张秀云发表于2015年01月07日04:36:15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枸杞 张秀云 散文美文

        我最初并不知道枸杞能吃。小时候,乡亲们不管它叫枸杞,而叫“小鬼的辣椒”,因为它只长在坟头上,越是荒凉的孤坟,它长得越旺结得越多,那些通红的晶莹欲滴的小辣椒很诱人,我们却从来不敢去摘,因为畏惧土里的亡魂。之后的许多年,我一直不明白,为什么它们喜欢寂寞的坟堆?今年暮春,与朋友一起去淮北塔山的古石榴园,对野菜颇有研究的慧春大姐惊喜极了,她看到山上遍地都是枸杞苗,说这东西好吃着呢。青青嫩嫩的枸杞已经尺把高,我们掐上面拃把长的嫩头,掐了一小捆。掐的时候,说起多年的疑惑,同行的文友保华兄简简单单一语破解:当年挨饿,地里的枸杞都挖光吃光了,坟头上没人敢去,当然年年长年年旺啦。

        午饭,我们让饭店的师傅专门给加了一道菜,凉拌枸杞头。翠绿的枸杞头配着拍碎的片片白蒜,看了养眼,吃了更诱人,有一种鲜嫩的清爽的香气,大家很快就给抢光了。之后我才知道,这春天的枸杞嫩头,不仅是美食,还是中药,被李时珍称作天精草,它与枸杞子一样,可以补肝养血,强体明目。除了凉拌,蒸食或者热油爆炒的枸杞头,味道也好得很。数日后,我带孩子到紫芦湖放风筝,在那里意外地收获了一掐,回来用刀抹碎裹面蒸了,味道绵软清香,果真不错。

        枸杞

        这几年我倒是常吃枸杞子的,从超市成包地买回来,烧稀饭或者打米糊时放一些,最多的时候是泡茶,秋冬季节,把它和菊花一起泡着喝。干瘪的枸杞子被开水一浇,慢慢地就复活了,就饱满起来,渗出赤红的汁液。点点红果,配着苏醒的黄菊花,一杯水煞是明媚。喝着喝着,清甜之中,还会有调皮的枸杞子滑进口里,点心似的,嚼一嚼,咽掉,蜜一样甘。

        李时珍说枸杞浑身都是宝,除了苗和果之外,枸杞花与枸杞根也是滋补之物,花叫长生草,根叫地骨皮。老枸杞的根状如狗头,是很难得的中药,可清热毒散疮肿,还可降血糖和治疗脂肪肝。但这些养生功效,并不是李时珍最先发现的,几千年前就被传得神乎其神了。“将仲子兮,无逾我里,无折我树杞”,“翩翩者骓,载飞载止,集于苞杞”……《诗经》里的这些句子都提到了枸杞,那个时代,它可以作为礼品呈给贵族,也常被信手拈来,与枣、梧桐等美好的植物一起用作比兴。到了宋代,当过道士和御医的著名医学家王怀隐,还在《太平圣惠方》里记载了一个有趣的传说,大意是这样的:盛唐时期,有一乌发红颜少妇在追打一个八九十岁的老翁,路人不平,愤问何故,女子说,她在打自己的曾孙,曾孙不按族训服食枸杞,以致八九十岁就老态龙钟。曾孙八九十岁,那么她多大呢?答案吓你一跳,——— 372岁。

        真能惊得人跳起来。很遗憾只是传说,如果当真如此,帝王方士们也不用苦寻长生不老药了。不过,在越来越注重养生的当下,人们确实是把枸杞待为上宾的,品质略好的宁夏枸杞,一斤就能卖到百元左右,而且供不应求。知道了它的好,回老家的时候,我就常给父亲带一些,但父亲总说,这几年屋后的河沿上到处都长着呢,我自己摘就行了……

        ?
        hcsmnet
       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